第1072章 生气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听到这个话,吕万勋瞬间就站起来,一脸认错的表情,态度诚恳地说道:“是存在一些问题,我没有把队伍带好,让您失望,请您批评。”

  “坐坐坐。”张文定抬手往下压了压,“老吕你这是干什么?燃翼是个什么情况,我会不清楚?能够有现在这个样子,这都是你老吕和政法线上的同志们一步步拼出来的,在这个工作上,你的辛苦,同志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吕万勋顿时就一脸激动地坐了下来,道:“还是我工作没做到位”

  “行了啊。”张文定只能再次打断他的话,“今天不是要你做自我批评的,是有个工作,要听一听你的意见。”

  “治安方面的工作?”吕万勋先是问了一句,然后不等张文定说话,便马上表态了,“班长你有什么任务就布置吧,我这儿保证不打折扣地执行下去,我亲自去督导!”

  这个态度,真的是没话说。

  张文定对他这个态度是相当满意的。

  要是班子里的成员,都是吕万勋这样的态度,都像他这样主动工作,勇于任事,那县里的工作,还有什么干不好的吗?

  “现在还谈不上布置任务。”张文定笑着道,“这个事情,督导肯定是要你去督导的,但工作要怎么弄,要有一个大的规划,甚至这个规划要怎么去执行,怎么具体落实,这些都需要你这边多出些力的。另外,定波同志那边,对这个工作也有一些建议,你和他要做好沟通工作。”

  听到侯定波要插一手,吕万勋心里就有些不爽,道:“定波同志管的是县府的大事,治安工作这种具体工作,他也感兴趣?”

  好吧,身在这个位置,居然都用“兴趣”二字来评价侯定波了,可见吕万勋对于侯定波,是有着多大的怨气了。

  当然了,这个词在张文定面前用出来,也表明吕万勋对张文定是相当忠心的。

  只有忠心的,才不会在意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露出来。

  张文定并没有因为吕万勋的这个语气而生气,和风细雨地劝道:“都是为了工作嘛,啊,警察局也是县府的组成部门,具体的工作,还是要接受县府的领导的。”

  这个话的意思,怎么理解都行。

  吕万勋就按照自己的方式理解了,也点点头:“行,我知道了。那这个工作,就主要是治安方面的?”

  “扫黑除恶,打击两抢一盗,还燃翼一个安定详和的投资和生活环境,这是你们政法系统的本分工作嘛。”张文定点点头,“搞专项行动不是目的,我们要通过专项行动,达到全县治安水平全面提升的目的。”

  “嗯。”吕万勋点点头,“我马上跟他们协调一下,最近就先搞一个团伙,速审速判,先抓个典型。”

  张文定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点点头,然后道:“下次开会的时候,你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呃,定波同志可能也会有个方案”

  吕万勋明白了,这个工作,侯定波是真的想插手啊!

  看来,应该是侯定波在张文定面前说了什么,而张文定又想要给侯定波放点权力,可又还不能放得太多。

  所以,在这个治安工作的专项行动上,张文定要让他吕万勋积极一点,不要让侯定波一家独大。

  毕竟,这可牵涉到了对于全县政法系统的指挥权,张文定可能会为了让县府的工作更好开展一些而让出一定的权力,但不可能完全放权的,总是要能够有所掌控才行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张文定点出来侯定波也会在会上拿出一个方案,目的显而易见。

  吕万勋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更加坚定地说道:“我明白,我一定把方案做得详实,做得扎实,不给您丢脸。”

  张文定心里叹了口气。

  这个吕万勋,对于侯定波的怨气真的是很重了,什么事情上都要争个高下。

  不过算了,他有这样的竞争心,也是好的。

  最起码,会用心工作,会努力把工作做得更好。

  只要工作能够做好,有点别的心思,那也是人之常情,无关紧要了。谁也不是圣人,还不能有点私心和厌恶的情绪了?

  等吕万勋离开之后,张文定想了想,还是和陈从水又做了一个沟通。

  毕竟呢,这个工作,是要上会的。

  他和侯定波有了沟通,和吕万勋也打了招呼,把陈从水这个副手漏掉的话,不太好。不管怎么说,陈从水也是协助他负责县委全面工作的副手,是班子中排名第三的人物。再说了,陈从水对他还是很尊重的。

  哪怕在他被省纪检叫过去的那两天,陈从水虽然没有积极在外面造势想办法,可也没有落井下石啊!

  据张文定自己的了解,陈从水当时确实很安静,真的没有搞一些落井下石的小动作。

  这也许不是出于陈从水对他的同情,而是出于陈从水的谨慎,或者说陈从水自己很担心,所以才没乱动,毕竟陈从水当初是负责着交通工作的

  不管怎么说,不管陈从水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反正在那个关键时刻,陈从水没乱来,那张文定就不会对他太差。

  所以,现在这个工作,张文定还是要和陈从水沟通一下的。

  说得好听点是沟通,实际上就是知会一声,陈从水除了认同张文定的决定,没有提出不同意见的可能。

  侯定波回到县府办公室,先是自己寻思了一下自己夹袋中有哪些人选,然后一个个衡量了一番,也没急着把他们招过来先谈话,而是拨通了县委负责组织工作的部长耿名臣的电话。

  “名臣同志,我是侯定波。”侯定波自报家门的时候,对于耿名臣的称呼还是比较亲近的,尽管二人之间其实并不怎么亲近。

  耿名臣对于侯定波突然之间给自己打电话,心里还是很奇怪的,但这并没有让他多想,而是马上回话了:“侯县长,您好。”

  他没有问有什么指示。

  毕竟,平时对他的工作有指示的,基本是张文定,而侯定波和陈从水这两个副班长,对于他的工作,肯定是很想指示的,只是不敢随便指示罢了。

  耿名臣在县委常委班子里排名第七,在十一个人之中算是比较靠后了,手中的权力还是不小的。当然了,他手定许可了,才能够真正产生威力。

  由于这个原因,耿名臣对上侯定波,并没有太大的压力。

  当然了,他不能完全不把侯定波当回事。

  毕竟这个第一副班长,对他这个普通的班子成员,还是很有优势的。

  所以,耿名臣不需要怎么讨好侯定波,但也要表示自己对对方的尊重。

  侯定波也没在意耿名臣这种谨慎的答话方式,毕竟二人真的不是很熟嘛,他也知道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好绕弯子的,便直接说道:“是这样,有这么个情况,我想和名臣同志你沟通一下。”

  耿名臣听到这个话,就是一愣。

  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打个电话过来要沟通工作,这明显就是要当面谈的节奏啊!

  可是,我们俩当面谈谈啥?

  我和你有什么工作需要沟通吗?你是管政务的,我是管人事的,这没啥要沟通的吧?我不能干涉你们政务方面的工作,你难不成是想干涉我这边的人事工作?

  照说,你要对我们组织方面的工作提一些建议,你也是有这个权利的,但你这么干,班长会怎么想?最重要的是,我如果和你当面谈工作,这事儿要传到班长耳朵里去了呃,肯定会传到班长耳朵里去的,那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啊!

  “这个怎么沟通呢?”耿名臣真的是不想和侯定波就这么见面,只能用这样的语言来明示了咱俩不适合私底下聊工作。

  侯定波听到耿名臣这么问,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虽说侯定波现在对于张文定是没有任何想法了的,但如果能够私底下和耿名臣见个面沟通一下,这对他还是有好处的让张文定对耿名臣多几分猜忌,这就是好处啊!

  “那就电话里说一说吧。”侯定波果断放弃了见面的打算,也没等耿名臣答应,就直接把要说的话说出来了,“是这么个情况,啊,目前呢,咱们县里的招商工作很出色,形势一片大好,但大部分的成绩,其实是张书记的个人拉过来的投资,咱们县招商局的业绩,不是很可观。这方面,相信你也是清楚的。”

  在没搞明白侯定波要干什么之前,耿名臣不会随便同意或者反对侯定波说的话。

  所以,耿名臣的话就说得四平八稳:“我最近都在搞党建方面的工作,对于招商工作,还真不怎么熟悉,不过张书记拉投资的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

  侯定波真的很不喜欢耿名臣这种说话方式,见他丝毫都不肯松口,都有点生气了。

  虽说我不分管你们组织部,但我怎么说也是一县之长,都主动给你打电话了,你就这么不给面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