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礼监》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日之战役(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抱着必胜之心,第四步兵联队三千余官兵不顾急行军疲劳立即开始攻城。

  不过因为缺乏攻城器械,并且得不到工兵联队的支援,所以尽管第四步兵联队官兵人人奋勇,土原城中守敌也极度慌张,但却始终无法撞破城门。

  回过神来的李旦也马上开始全城总动员,大量从属于李旦的日本浪人被征调上城,城中海商豢养的打手也被李旦强行征调。

  秉承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观念,李旦命人将库中多年积攒金银珠宝抬至城下,谓城中百姓只要愿意上城助战皆可手抓一把。

  面对金银诱惑加之“甲必丹”三十年的威名,城中不少青壮百姓纷纷拿钱上城,或帮抬运物资,或帮往城下掷石,或帮摇旗呐喊。

  双方的激战从下午直打到傍晚,第四联队的第二大队曾两次突进土原南门,但都被李旦组织的敢死之士击退,遗尸百具。

  眼看天色就黑了下去,第四联队却依旧没能突进城中,山本幸二大感惭愧,竟抱着玉碎之心披上盔甲,欲亲自带兵进攻。

  副联队长武三思强行将山本抱住,苦苦相劝,山本这才息了暴躁之念头。

  “首登土原者,我将以主公之佩刀相赐,并授其联队第一勇士荣号!”

  为激励士气,山本幸二将早前从主公那里得到的“一本”刀拿出。海军方面此时也派来援兵,一支由600人组成的队伍携带从船上拆卸的大小炮23门赶到了土原城,随后向城中炮击。

  海军的加入让第四步兵联队压力顿减,23门火炮对土原城守军造成了极大困扰和杀伤。

  至深夜,两军都燃起篝火,火光映射数里之远。

  世袭武职出身的武三思提出攻心之术,他命福建籍士兵持铁筒朝城中喊话,言称大明皇军此次征日,乃是为报当年倭寇祸乱中国之仇。故凡是中国人,便当齐助皇军,绝不可为日军帮凶,使祖宗蒙尘,使同胞冤屈难伸。

  又言,凡阵前反正者,一律赦免其从前罪过,给予皇帝亲军待遇。有生擒手刃贼首李旦者,赐锦衣亲军飞鱼服,若愿为官,副将以下。若不愿为官,金百两。

  稍后,又命人宣称,皇军一旦破城,不但助纣为虐者要受王法惩处,其在明朝之家眷亦要受牵连。

  此攻心之策果然有效,土原城内本就居住大量中国人,他们出海为盗,可以目视王法,无法无天。但登陆则为朝廷治下百姓,便是不为自身想也得为后人想。

  如此,城中人心便开始浮动,城上的抵抗也是大弱。那些李旦属下的日本浪人们倒是个个愿意死战守城,可他们的顶头上司们一个个动摇起来,便叫这些浪人们也不知所措起来。

  “皇帝亲军,为国为民!”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

  在武三思的安排下,皇军官兵齐声朝城中喝喊。更有福建籍的士兵们唱起家乡的曲子,要那城中的同乡不要再给日本人卖命。战场起义,光荣反正,大明皇军和大明朝廷对他们既往不咎,茫茫大海同样有他们一碗饭吃。

  城上的李旦见周围部下看他眼神不善,心知不妙,而鹤丸城方向又迟迟没有萨摩援军到来,也是生了退堂鼓。

  侄儿李思一心保命,便劝伯父赶紧撤走,若是迟了真让城内动起手来,他李家一族就是大祸临头。

  李旦不敢迟疑,要李思赶紧保着族人从北门先走。稍后李旦则带二百余心腹也出城而走。

  “甲必丹”出城消息很快散开,城中海商们于是聚焦在一起呼喝守城的家人打手们放下武器。

  亥时三刻,土原城投降。

  第四步兵联队和海军官兵入城之后立时控制城门,封锁城中道路,严令城中居民不得外出,又严令官兵不得扰民。

  此是魏公公军令,大本营需要土原城作为九州要津以控制九州各国及萨摩藩。

  一个能为皇军提供粮饷和人力的城池要比一座被焚毁的城池重要的多。

  天亮后,联合舰队参谋长官、前敌总指挥沈有容入城召集城中汉人海商。

  “只要你们真心悔过,不再相助李旦及日本幕府与大明、与皇军为敌,尔等原在日产业朝廷一律予以承认,皇军也一律予以保护。”

  听了沈有容所说,及亲眼看到大明皇军对土原城百姓和商人的确秋毫无犯后,城中海商纷纷表态愿意襄助皇军征伐日本,既是为自己过往赎罪,也是为大明海事大业贡献。

  在这些原本从属于李旦的汉人海商的帮助下,皇军迅速稳定了土原城。城中中日百姓人心渐安。

  许是因为长期和中国人打交道的缘故,又许是家中都有女儿嫁于中国人为妇的原因,土原城中的日本人对于大明皇军这支从中国来的军队甚至很亲近。

  第四联队的第三大队奉命构筑防线又防备萨摩军队时,当地的日本人竟然都来帮忙。一些日本人还自己做了云梯说要帮助皇军攻打鹤丸城。

  军民关系,那是相当的融洽。

  刚刚登陆的魏公公对沈有容的安排很满意,传话说海商和皇军理当是合作互利关系,所谓舞照跳,马照跑,从前哪样还哪样。

  鹤丸城的萨摩藩主岛津忠恒在知道土原城遭到明国军队进攻后,他并没有派遣军队前去助战。

  这个精明的岛津家督可能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念头,但很快这个念头就因为狼狈逃来的李旦而变得不切现实起来。

  失去了土原城和船队的“甲必丹”李旦变得无足轻重起来,从前他来鹤丸城时岛津家督是肯定要出面接他的,这一次他却被凉在了城外半天,直到傍晚才被放了进来。

  并且,李旦遭到了不公正对待。萨摩家要求他的护卫交出武器,理由是不知道这些人中有没有明国的奸细。

  倍受屈辱的李旦愤怒不已,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被迫接受了岛津家的安排。

  三天后,李旦做梦也没有想到,岛津忠恒不但没有向幕府告急,也没有出兵夺取土原,而是将他交给了明国军队。

  岛津家给出了解释,他们认为这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所以岛津家不当干涉。

  “明国的军队在日本的土地上向幕府的勋臣发起进攻,怎么就不关日本的事!难道岛津家不是幕府的藩臣吗!”

  在被解往明营的路上,李旦向岛津家的国家老清水抗议,对方却视如未见。

  “伯父,那个朝廷的天使未必会杀你,留下你用处更大!”

  李思安慰自己的伯父,他认为朝廷乃是远征,不论是地理人文还是后勤辎重都是极度困难的,所以朝廷需要一个对日本了如指掌的人,而自家的伯父显然是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听侄儿这么说,李旦也是豁然开朗,倒是后悔自己不应该拒绝朝廷使者拉拢了。

  “如果真能为朝廷做点什么,也是我李家的荣幸。”

  调整了心态的李旦很快被送到了大明天使的面前,随后,他和他的侄儿李思等36人被天使下令斩首。

  一封报捷的密揭也在当天搭乘快船向琉球驰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