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礼监》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皇比江户更重要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三个月灭亡秀忠,听起来和圣诞节前结束战争一样,很不靠谱。

  公公本人也是这么理解的,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这么说。

  因为,三个月灭亡秀忠不等于三个月占领日本。

  这是两个概念。

  从国土面积上来看,德川秀忠找不到一座山城供他藏身。所以,三个月灭亡秀忠是可能的。

  日本这个岛国也绝不可能鼓捣出“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来。

  “全民玉碎”这个概念德川幕府也弄不出来,莫说是将军了,就是那个在洛阳的天皇水份都大的很。

  “帝国需要日本有识之士的配合,皇军也需要日本有头有脸的人物做朋友。”

  “皇军此次征日,于其说是讨伐万恶的幕府,倒不如说是为日本人民而战。将日本人民从幕府水深火热的统治解救出来,是帝国和皇军责无旁怠的使命。”

  “日本人民与我皇明子民本是同宗同亦同种,两岸血浓于水,日本人民的痛苦就是皇明的帝国,日本人民的苦难就是皇军的苦难,日本人民的不幸也是咱家的不幸。”

  在魏公公的亲自主持下,大本营机要参谋葛三郎奉命成立了专门统战日本各界的机构“大本营菊机关”。

  “菊机关”除指挥直属大本营的特种力量外,还直接负责“东兴社”的活动。

  “菊机关”成立后的唯一任务就是拉拢劝降日本的实力派,包括并不局限于大名、武士、儒师、僧众,乃至幕府官员。

  除“菊机关”外,由菊花武士组成的秘密组织“复兴社”也从事这一任务。

  随着对日工作的不断进行,“菊机关”和“复兴社”渐渐演变成大明皇帝亲军的两大对外特别机构,担负亚州共荣以及世界人民大团结的光荣使命。

  在得到了大明天使作出的三个月灭亡秀忠的承诺后,有马直纯带着满腔的欢喜和信心回到了肥前国日野江藩。

  但就在其回到属地的第二天,有马直纯就遭到了刺杀,左胸被刺客以铁枪射中,虽没有危及生命,但也让有马直纯不得不卧床养伤。

  刺客被有马的卫兵当场斩杀,使得这场针对日野江藩主的刺杀行动变成一桩悬案。

  刺杀不久后,有马直纯便上书幕府,反对幕府和明朝开战,希望德川秀忠能够和征日明军展开会谈,以避免来自明帝国更大的打击。

  京都陷落前,有马直纯给德川秀忠的书信多达14封,而给其他的幕府官员书信更是多达百封。

  由于有马直纯的天主教徒及藩主身份,日本的一些有识之士纷纷聚集在他的周围。日野江藩的和谈气氛十分浓烈,诸如“中日一家”、“明日一体”、“天主教徒大统一”、“东亚人民大团结”的和谈舆论充斥整个藩境,并向周边扩散。

  到了十二月,随着皇军军事行动的不断胜利,有马直纯公然宣布不再向幕府提供粮饷税银,并号召各地藩主共同响应明朝军队讨伐幕府。

  “那个该死的天马流星拳!”

  苦于无力分兵对付有马直纯那个混蛋的德川秀忠只能在官邸大骂,并指示官员从日本的千年独立性、将军的合法性等方面撰痛斥那些鼓吹和明朝和谈的家伙们。

  同时,德川秀忠亲自率领常备军上洛,准备和明国军队来一次大会战,以粉粹外界大肆散布的“战必大败,和未大乱”的失败主义论调。

  至一月,整个日本的目光都聚焦在京都。

  如果京都被攻破,不但是对德川幕府的重大打击,也是给有马直纯及其它不满幕府的藩主们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那就是利用和皇明和谈的幌子另立新的日本统一政权,以取代德川家族对日本的统治。

  明朝方面也在这个时候派人向德川秀忠递交了战书,这份战书中明确表示,皇明帝国今后不再以幕府为对手,而是要协助日本的有识之士建立“真诚与帝国合作”的新政权。

  “明国欺人太甚!”

  暴怒的德川秀忠当着女儿和子的面将明朝的战书撕的粉碎,他发誓一定要将明朝的侵略军消灭在京都。

  “我的女儿绝不会嫁到明朝去!”

  秀忠拒绝了负责将军政务官老中井上正就的劝说,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答应明朝的要求,那么幕府的合法性和他德川大将军的威严都将被质疑。

  他不愿自己成为国人眼中的胆小鬼。

  “将军,我们面对的敌人不仅仅是明军,还有那些心存二心的野心家,更有那些斩杀不绝的教徒,还有儒者们也不支持我们!”

  井上正就的母亲是秀忠将军的乳母,所以他和秀忠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也是十分亲信的人。

  “你说的这一切我都知道,也正因为此,我才决意和明国军队会战。只有胜利才能让我们摆脱目前的困境。”

  “但是将军,如果选择在京都和明国军队会战,江户就十分危险!”

  井上正就必须提醒秀忠幕府的水军力量并不能保证江户的安危。如果明国军队采取的是声东击西之策,江户就十分危险了。毕竟,明国人的水军太过强大。

  德川秀忠眉头皱了皱,低声道:“天皇比江户更重要。”

  “公公,刚刚得到的消息,已经有三名藩主通过菊机关向皇军传达善意!”一直奉命密切注视日本各界的葛三郎兴匆匆的拿着刚收到的报告向魏公公禀报。

  “这些人是想当取代秀忠啊。”

  魏公公挥了挥手,立时十多名日本艺伎乖巧的退了出去。公公其实不喜欢这些浓妆的艺伎,只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日本化的重视,他老人家才勉为其难的抽空观赏一二。

  “老九,”

  公公朝正带着艺伎出去的魏老九看了眼。

  老九点了点头,公公见状表示满意。今天晚上,他的床上一定会有一名洗干净脸蛋和身子的艺伎出现。

  “菊机关和复兴社必须密视注视,一有异常立即通报大本营。必要时可以采取措施,不放过每一个可能的机会。”

  说到这里,公公顿了一顿,“皇军需要合作伙伴,但帝国不需要。”

  “公公的意思是?”葛三郎表示不解。

  魏公公摇头不语,内中意味需要葛三郎自己理解。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