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请求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在张明岳忍不住想撂挑子直接离开的时候, 田思雨开口了。“我想请你帮忙开个能流掉孩子的药。”

  张明岳刚才情绪动荡, 根本没听清田思雨整个话的意思,只听见后面的“开”和“药”字,忙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要开什么药?”

  田思雨双手叠放在小腹的位置, 低声说:“滑胎药,说起来, 这话有点让人难以启齿,我有个要好的同学,之前谈了个对象, 一直好好的,没成想临近毕业两个人因为工作分配的问题闹了矛盾, 就分手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把持住,前两天我同学觉得身体不对劲,偷偷去检查才知道怀孕了,她跟以前的对象话已经说绝,复合基本没有可能,她也不想复合, 如今未婚先孕, 这可怎么了得,就想偷偷把孩子流掉,她知道我认识医生, 就希望我能帮忙找你开点安全的打胎药, 毕竟她还想以后有新对象组成家庭生孩子呢, 不想出什么意外。”

  张明岳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又是打胎,数月前表嫂瞒着家人去做掉孩子,引发了一场夫妻冷战,在苗群群好言说和百般劝导下,两口子才各自认领自己的错误,彼此道歉,和好如初,如今表嫂调养好身体,两个人正积极准备再要一个孩子,也算圆满。

  可要照着田思雨的说法,她同学的情况又不一样,“这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打胎药,都存在一定的风险,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我觉得你还是让她到正规的医院来比较保险。”

  “可她又没有结婚,医院怎么会接收她,就算接收,总会有被人知道的时候,她不想这样,还是开些打胎药在家里比较稳妥。”田思雨语气急切,上赶着解释。

  张明岳看她着急的样子,心里想田思雨跟她那位同学的关系可不一般,人家怀孕她倒挺操心,“这只是你们一厢情愿的想法,根本不稳妥,对你同学来说,私下打胎存在很多隐患,打不下来或是造成大出血都会有性命之忧,对你也不好,一旦你同学出现问题,需要承担责任你是首当其冲,药是你提供给她的。当然,以上前提是我给你开打胎药,但实际上不会出现这样的前提,因为我不会开这个药的,我是内科大夫,开滑胎药,这不是明晃晃告诉人家我这里有问题吗?可找妇产科的医生去开,对不起,我做不到。”

  “那怎么办?难道真要把孩子生下来吗?”田思雨的脸上居然显现出惊恐来。

  张明岳来回踱步,手指在水杯上敲来敲去,“要不这样,让你同学来医院,我呢,跟熟悉的妇产科大夫提前打个招呼,让她在病历上写别的手术病症,以后就是万一有人对她起疑来查,也只能查到她得过病,而不是流过孩子,这已经是看在咱俩朋友的份上我才帮忙的。”

  田思雨垂头,整个留了个头顶给别人,“这样呀,那我回去跟我同学说说,看她什么意思吧,谢谢你。”

  “让她趁早做决定,越往后对她的身体伤害越大。”张明岳提醒道。

  田思雨表示明白,打个招呼,回去了。

  张明岳去食堂吃饭,下午接着上班自然没时间想这些事。

  等晚上他回到学校,猛然回想起的时候,本能地叹气,如今的人呢,还没成亲就胡乱在一起,造出个人命还不认命,真是造孽。

  李深原走到旁边想偷偷挠他,“明岳,你这个考了第三名的人在这里叹什么气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张明岳侧边一躲,避开他的毛手毛脚,“我想别的事情叹气,你说我是第三名?听谁说的?成绩还没公布呢。”

  “是呢,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姚梁也想知道。

  再看,宿舍里其他人的眼睛都盯着李深原呢。

  李深原挠挠耳朵,嘿嘿一笑,“一不小心漏了底,听我姑父说的,他参与了这次考试的判卷工作。”说是不小心,其实他哪是那么没成算的人,不过是想显摆显摆罢了。

  “怪不得,那其他人呢?成绩怎么样?”黄敬东的话问出了其他人的心声。

  李深原背着手迈着老爷步在宿舍中间来回走动,眼珠子乱转,就是不说话。

  齐洪扬放下手里的镜子,扫了扫额前的头发,“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李深原站住了脚步,做出双手平压的动作,咳嗽两声,“大家静一静,我现在开始公布成绩,从前往后,李深原第二名,张明岳第三名,黄敬东第十二,姚梁第二十六,赵宝强第三十,齐洪扬第四十一。””

  “十二!”黄敬东脸色难看无比,手里的书掉到地上都没有察觉。

  赵宝强对黄敬东投以同情,“敬东,十二名也挺不错的。”

  听了这话,黄敬东的脸色更差,从床上下来头也不回出了宿舍。

  赵宝强和姚梁对视一眼,忙穿上鞋,追了出去。

  李深原摩挲着下巴,“黄敬东这次该失望了,他可是用尽全力想留在京都实习的。”

  “实习并不一定代表什么。”齐洪扬真是满不在乎,看他考了四十一名还在不紧不慢地整理他那散乱的头发就知道,本来嘛,他的兴趣点和职业规划跟医生都不搭边,只求完成学校要求顺利毕业。

  李深原摇摇手指,“关键是黄敬东不这么认为。”

  张明岳站立起来手搭在李深原的肩膀上,“你说的这个排名是真的吗?”

  李深原满脸肯定,“当然,考试完回家知道我姑父参与判卷的时候我特别嘱咐他的,一定要把咱宿舍还有我两个好朋友的排名记住,我姑父记性好,不会错的。”

  “这样挺好,你俩都能留在京都实习。”齐洪扬又说话。

  这次李深原没点头,反而摇了摇头,“你错了,我不会在京都,我要去上海。在京都很多人不是认识我爷爷,就是认识我爸妈,我进哪个医院都能找出几个熟人来。我爷爷觉得这对我以后发展不利,决定把我丢到上海实习。”

  张明岳拍拍他肩膀,“这不是正衬了你心意,小样的,偷偷乐吧。”

  “有你们这么当室友的吗?敬东这么难受你们居然在这里偷乐,还有没有点同情心?”赵宝强推门进来听见后一句,直接朝着两个人忿起来。

  张明岳和李深原对视一眼,直接无视他的话,各自回到床上,干自己的事情了。

  赵宝强指指张明岳,又指指李深原,再看向又举起镜子的齐洪扬,哼了一声,又拍门出去了,仿佛回来就是为了破坏气氛,忿句话。

  等他出去,三个人又恢复了聊天,有说有笑,还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约定第二天早上一起吃早点。

  转天,三个人起得晚些,饿极了在食堂饱餐一顿,才揉着胃走出来,张明岳手里还拎着没吃完剩下的馒头。

  还没想好去哪里,就在食堂门口看见不少人聚集在一起,朝着公告栏指指点点。

  三个人也好奇,围过去看,人真是不少,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什么情况。

  赶忙问起周边的人,说是公告栏上贴了一张大字报,举报刘全芒乱搞男女关系,耍流氓,道德败坏。

  张明岳往前挤挤垫起脚,努力看清大字报上的内容,出来说:“说他在当知青的时候结过婚,上大学抛妻弃子,跟商学院的女生处对象,他媳妇找到学校来了。”

  李深原右手比了一个八字,“之前可没听过风声,在这个节骨眼上暴出来,这明显是要毁他的前程呀。”

  “你们说会是谁干的?”齐洪扬问。

  张明岳嗤笑出声,“看最后谁得利,谁最有可能。”

  李深原举起大拇指,“净说大实话。”

  齐洪扬眼神在两个人身上来回转,“你俩也注意点,说不定后面也有人盯着你们呢。”

  李深原巴掌一拍,“谁怕谁,刘全芒那是有缝的蛋,小爷我是钢球,看他们往哪儿盯。”

  张明岳也不以为然,“是呢,就算是举报又如何,又不是举报了就是真的,也有可能是胡编乱造混淆视听的,学校不可能因为一个举报就取消推荐改成别人的。”

  齐洪扬扬起头吹了一口气,“总之,一场血雨腥风的争斗怕是免不了的。”

  “争不争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个大大的美女盯着我看,看得我的小心肝扑腾扑腾得厉害。”李深原捂着胸口,眼冒星星,一副色色的表情,“她走过来了,一定是迷上了我伟岸的身姿。”

  张明岳笑出了声,打算看看能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美女是谁,等看清来人,他一巴掌拍到李深原的后背,“真是可惜,她不是来找你的,是来找我的。”

  “瞎说,你都是有妇之夫了,别捣乱。”李深原胳膊一甩,挺了挺背,让自己显得更精神。

  张明岳投给了他个嘲笑的眼神,走过去迎上来人,“田思雨,你来了。”

  田思雨点点头,“我本来去医院了,他们说你没上班,我就来学校找你,方便吗?咱们借一步说话。”

  “行,”张明岳朝着李深原和齐洪扬摆摆手,跟着田思雨走了。

  李深原整个人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松软下来,“还有没有天理,居然真是来找他的。”

  齐洪扬安慰他,“来找他更好呀,明岳是已婚人士,不可能跟她有所发展,你不就可以借着明岳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听完这话,李深原马上恢复精神,“你说得对,明岳跟她再熟悉也没机会,美女是留给我的,他肯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兄弟我还单着,怎么就不能介绍介绍呢。”

  张明岳这时候可不知道李深原没羞没臊的宣言,他跟着田思雨去了一个空旷的角落,“你来是说你同学的事情吧,她考虑得怎么样?”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