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风起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张明岳陪着苗群群找到了她的好朋友, 给她们照了合影,有两个人的,三个人的,最多还有五个人的。不仅给照了相, 还承诺洗出照片给他们寄过去,一个人都不拉,那群娘子军才放过他。

  这里面闹得最凶的就是黄灵巧和杜娇娇, 谁让两个人是苗群群最好的姐妹, 跟张明岳也算熟悉呢。

  直到太阳西沉,一群人终于闹够,苗群群这才依依不舍跟着张明岳回家。

  刚进家门,钱明菲就迎过来, “田思雨来了,等你们半天。”

  张明岳和苗群群对视一眼。

  苗群群踹了张明岳一脚, 拿过他身上的背包,先去了西厢。

  张明岳面露无奈,拍打了裤腿上的灰尘,迈步去了客厅,果然, 田思雨低头在那里坐着呢,“田思雨, 你怎么来了?你现在应该卧床休息。”

  “我没事, 我今天来就是跟你们告别的, 今天晚上的火车。”田思雨声音清冷, 就像她的表情一样没有温度。

  张明岳没感觉惊讶,从田思雨说要去深圳他早料到这一天,就是没想到,“我知道你不想在京都多待,恨不得马上离开,可你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你这辈子还长着呢,肯定是有后福的。”

  田思雨脸上的冷霜被被张明岳的话融化,“你放心,我的身体我最了解,不会逞强的。”

  “好吧,我也知道拦不住你,你到深圳要经常跟我们通信,千万不能玩什么失踪。”张明岳不希望田思雨如断线的风筝一样,撒出去就杳无音信,他希望给田思雨一个安心的所在,给她内心种植一个小小的温暖的所在,能支撑她渡过如今的黑暗,让她强大起来。

  田思雨露出笑意,如春暖花开般,她很高兴,至少还有人是真心关心她的,“我会的,我安顿下来就给你们来信。”

  苗群群拿着一个包袱进来,“思雨,怠慢你了,明岳说过你要来肯定是来告别的,我这里收拾了一些东西,你拿着,或许用得上。”

  田思雨忙站起来推辞,“群群,我很惭愧,给你们带来很多麻烦,这都要走了,你还想着给我准备东西,我,我不能要。”

  苗群群把包袱塞到田思雨怀里,挡住她往外推的手,“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些吃的,用的,你到深圳人生地不熟,要好好照顾自己,实在不行,也别委屈了自己,你不想回京都,就去林县。”

  眼泪滑落,田思雨有些哽咽,“我知道,群群,林县就是我第二个家乡,如果我在深圳活不下去,我会去林县。”

  田思雨走了,拒绝了张明岳和苗群群的送行,一个人拿着行李去了火车站,她回望京都这个城市,眼泪婆娑,模糊了双眼,有生之年,她只怕都不会想再踏入这里。

  上了火车,她在座位上愣怔了很长时间,才恍恍惚醒来,觉得饿了,打开苗群群给她的包袱,打算找些吃的出来。

  包袱里果然有吃的,还有两身干净的衣服,田思雨拂过衣服,感受上面的脉络,心思又飘远,突然,她感觉衣服里面有凸起,仔细摸摸,她不由一怔,左右暗自看看,才重新把包袱包上,放在行李最里层,开始吃东西。

  等她到了深圳,找到合适的招待所住下,才重新打开包袱查看,当翻出衣服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里藏着的一千块钱时,田思雨搂着衣服嚎啕大哭。

  她不知道为什么哭,她只知道她不是没家的人,她也有家,无关形式,无关言语。

  田思雨的到来,如燕过,留下痕迹,刻在墙上,往来过时总会想起。

  可日子总还是要一天天过的,张明岳和苗群群各忙各的事情,每天都安排得满满的。

  今天,张明岳一早吃过饭,拿起书包就出门了,他要返回学校,按照之前的通知,今天可以拿到推荐函,完事这学期就结束了。

  一路轻车慢行,到校门口的时候看见来往的同学们,有认识的他都打招呼。

  同学们回应是回应了,可表情怎么都透着怪异。

  这不同以往的表现,让张明岳心里一紧,琢磨着这里面肯定有事,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向宿舍走去。

  到宿舍楼,从楼下到屋里,一路上碰到好几拨同学在说话,可看见他立马收声,张明岳不由按下心里的疑惑,推门而进。

  宿舍里,赵宝强和齐洪扬在了。

  齐洪扬一见张明岳进来,马上从床上弹跳下来,“明岳,你来了,出大事了。”

  张明岳把书包放下,走到齐洪扬旁边,“什么事?我进学校就觉得同学们看我的眼神不一样。”

  赵宝强嗤笑几声,“哎呀,你自己干了什么丑事还来问别人,还真是没脸没皮。”

  “赵宝强,你少说两句,你怎么知道就是明岳干的,我看就跟上次刘全芒的事情一样,是有人故意诬陷。”齐洪扬朝着赵宝强反驳几句,才跟张明岳说话,“明岳,今天一早宣告栏上贴上大字报,就跟刘全芒一样,说你乱搞男女关系,不是一个女人,是好几个,还说你搞大人家肚子不说,还联系医院给受害者打胎。”

  张明岳忍住胸中的怒火,大脑迅速转动,他不能乱了分寸,这里面一定是有人在故意整事,在这个节骨眼上写举报信,目的很明显,如果说不清楚,那就是生活作风有问题,学校肯定不会出推荐函,甚至会影响自己在医院的工作,简直其心可诛。

  齐洪扬见张明岳不说话,心里着急,到底什么个情况,你倒是说说看呀。

  这时候李深原推门进来,“明岳,你真的回来了,有人举报你你知道了吧。就在刚才,黄敬东领着两个女人大张旗鼓地去找了老师,说那两个女人是来作证的,还拿来物证。黄敬东这小子,吆五喝六的,嚷嚷着让老师公开查证,说什么怕学校顾忌颜面,包庇你这样的坏分子,到时候事情不了了之。老师已经同意,在第一教学楼前面问询,估计一会儿就会有人来叫你,你可要心里有数呀。”

  “这关黄敬东什么事?他跟着掺乎什么劲?”齐洪扬看着赵宝强问的话。

  赵宝强半张着嘴,脸上的惊讶都没有掩饰,“我怎么知道?我也奇怪好不好?”

  张明岳一马当先,揪着赵宝强的胳膊,“你俩整天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他什么想法你能不知道?”

  赵宝强想扯开张明岳的手,可惜,力气差太远,只能歪着身体说话,“这次我真的不知道,自从考试之后他就变得怪怪的,神出鬼没,有啥事根本不跟我说,我都摸不着他的脉。”

  张明岳放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开赵宝强,整理了一下衣服,“身正不怕影子斜,假的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编出个花来。”

  正好,这时候有同学来叫,说让张明岳去教学楼前面,跟人对质,李深原和齐洪扬自动站到张明岳身后支持他,赵宝强犹豫了几下,也悄声站到他身后。

  张明岳闭下双眼深呼吸,又猛然睁开,“走吧,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这么处心积虑地来害我。”

  到了第一教学楼,楼前已经站了不少同学,看见张明岳他们进来,闪出个过道让他们进去。

  里面左边站着几位老师,除了颜罗封张明岳比较熟悉,其他老师他也就知道是学校的老师,并没有打过交道。

  右边站着三个人,一个是黄敬东,一个是包着头脸的女人,最后一个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但张明岳肯定自己从来没见过。

  等张明岳站好,老师里面走出来一位,“张明岳是吧,我是管学校纪律的张老师,相信你已经知道叫你过来是为什么了。短短时间内,学校出现两次举报事项,简直是对学校的挑衅也是挑战,学校下达命令,让我带头处理你的事情,本着不冤枉好人,不放过犯错的人的原则,我现在把你们两方聚到一起公开对质,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明岳看了一眼张老师,面向周围的同学,“老师们,同学们,我自认向来遵法守纪,不越雷池一步,尤其是男女关系方面尤为自律,因为我信奉男女关系处理不好是乱家之本。认识熟悉我的同学都知道,我结婚了,还有孩子,平时跟女同学相处,向来注意分寸,时刻避嫌,这话不是我在这里说说而已,我自认也做到了,我看在场的人很多,以前肯定有认识我的,也有不认识我的,不过我想现在你们都认识我了。我冒昧问上女同学们几句话,我想请你们说一说,我张明岳有没有做过任何不恰当的行为?”

  “没有,平时跟女同学说话都要保持距离。”一个女同学说。

  “上课几乎没有跟女同学同桌过。”另一位女同学说。

  “女同学多的活动从来不参加。”又一位女同学说。

  张明岳笑笑,“谢谢各位同学,那现在我问问男同学,有没有发现我对女同学有不恰当行为的?”

  同学们交头接耳,齐齐摇头,“没有。”

  张明岳再次感谢,这才面向各位老师:“张老师,各位老师,我先问同学们问题,是因为我是学校的学生,这四年我的主要生活都是在学校渡过的,学校的每一位同学都是我生活的见证者,可以作为我的证人,同时也宣告我的立场,我明确说我没有跟任何一个除了我妻子之外的人有任何男女方面的关系,举报信上是诬告。现在张老师带头来处理这个事情,让我们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对质,如果证实他们是诬告,又有什么后果?”

  颜罗封眨眨眼,低头轻咳,“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张明岳挥舞了下拳头,“既然举报来是双方的,如果我确实有问题,自然要受到学校的处分,那如果是被诬告的呢?举报人是不是也要承担责任?正如张老师所说,短短时间内两起举报,前面是刘全芒,学校是还了他清白,可举报者呢?不知道是谁,也就是举报了不实事项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说不定还在暗中嘲笑,看看医学院,我随便举报,搅得他们学校天翻地覆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