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74章 学历造假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这个女人头脑相当聪明,这些年她通过造假学历陪一些官员睡觉的方式一步步从一个被蒋耀东托人安排在机关的办事员爬到了如今城主的位置。蒋耀东留下的材料中能证实她之前不仅长期跟江南省前任省为王书计有暧啊昧关系,甚至跟目前省为常为中好几个人都有亲密关系……”秦书凯在电话里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在敲打着牛书计的神经。以他多年官场经历也忍不住对朱海云奇迹般的升官经历瞠目结舌,一个没有学历没有背景的饭店服务员,因为长相漂亮有机会勾搭上官商两界的人物便能一步步爬到如今的城主职位?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可它偏偏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了?牛书计听秦书凯汇报完,心里的震惊已经压下来。当秦书凯问他,“牛书计,您看这事怎么处理才合适?朱海云现在毕竟是湖州城主,万一她学历造假以及其他丑闻传出去对湖州市的形象将会是很大的冲击。”牛书计觉的秦书凯的担心不无道理,他刚到湖州市任职根基不稳,若是再爆发出城主伪造学历靠着陪各级领导睡觉爬上位的丑闻,自己在湖州市面临的工作压力会很大。说到最后,秦书凯又向牛书计顺便汇报了今天牛省城主亲自打电话让自己向朱海云道歉的事。牛书计听完后忍不住讥讽一声,“她也配?”那晚的电话打的时间有点长,牛书计听完秦书凯对朱海云相关情况汇报后对他说了一句话,“这件事你别管了,我亲自处理。”秦书凯一颗心落下来。好巧不巧,第二天正好召开省为常为会。会议开始后,牛书计的发言刚结束,方省城主突然提及:“湖州市为书计秦书凯在湖州市导班子中大搞独啊裁不顾团结,希望在座各位常为讨论一下怎么解决问题。”方省城主说这句话的时候言语之中充满对秦书凯厌恶。若是牛书计之前没听秦书凯汇报过此事或许也会觉的方省城主如此厌恶秦书凯必定也是事出有因。但是现在他听到方省城主一边倒的批评秦书凯各种问题,他心里不由想起秦书凯汇报过的情况,“朱海云跟好几位省为常为有不正当关系。”看得出来,方省城主对朱海云维护的很呢!方省城主发言后,底下一片寂静。人人都在等着牛书计表态,毕竟秦书凯是他一手提拔去湖州当市为书计,听方省城主话里的意思似乎想把秦书凯的市为书计给撸掉。牛书计面无表情看了方省城主一眼,本来他今天也准备在省为常为会上研究湖州市班子问题,既然方省城主主动提出来那就研究吧。他轻轻咳嗽一声说:“方省城主的发言大家都来谈谈看法吧。”牛书计已经开了腔,底下的常为纷纷抢着发言。有人说:“秦书凯同志到湖州市上任时间不长,跟班子成员之间需要一个磨合期,彼此之间闹点小矛盾纯属正常。”有人说:“如果秦书凯同志确实在工作过程中方式方法存在问题可以找谈话解决,年轻人犯错不要紧,只要能改正错误就是好同志。”每个人的发言都兼顾了牛书计和方省城主的脸面,直到省纪为书计发言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拿出湖州城主朱海云诸多违法证据,众人才醒悟过来。原来牛书计早有准备。之前满脸愤怒指责秦书凯的方省城主在听完了省纪为书计的发言后整个人立马像是被抽了筋的龙虾没了精神。接下来的事便顺理成章由牛书计一锤定音作出决定,“免除湖州城主朱海云的职务等待省纪为调查。”从牛书计宣布对朱海云的处分决定直到省为常为会结束,方省城主和其中几位各怀心思的省为常为连一个屁都没敢放。省为常为会结束后,方省城主回到住处发现朱海云还没走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朱海云的鼻子骂她是“公共汽车!”还骂她,“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饭店服务员也敢不要脸跟秦书凯斗?连累自己都跟着丢脸!”看到方省城主气急败坏把自己往外推,朱海云目瞪口呆,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突然转变成这般难以置信的地步?当她听到方省城主亲口说出,“给你一个免职处分已经算是便宜你了,像你这种不要脸的贱货就该在饭店里做苦力活当一辈子服务员!”男人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把刀子戳在了朱海云的心尖上。她原本负气来到省城指望利用方省城主的手收拾秦书凯,万万没想到竟会落一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结局?秦书凯没扳倒,反而是她自己因此身败名裂被免职?朱海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方省城主的房间,虽然外面头顶太阳炙热她却觉的自己仿佛置身冰窖里。当方省城主用“公共汽车”“贱货”之类侮辱性的词汇一股脑向她袭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皇帝的新衣中那个游街的皇帝猝不及防被人撕毁了所有的伪装。方省城主说得对。她朱海云的确出身低贱,凭着一张漂亮的脸蛋费尽心机爬上了城主的职位,这是多少出身高贵才干出众的男人拼命工作了一辈子也坐不上的位置。她得意过,嚣张过,甚至在心里还期望着以后还能继续往上爬。但是今天方省城主一番话一下子将她打回原形,让她又变回了当初那个一无所有人人欺辱的农村打工妹。直到听见周围此起彼伏的汽车喇叭声,朱海云才意识到自己一个人摇摇晃晃走到了大街上。省城繁华的街道此刻正是最繁忙的时候,路上人人行色匆匆车来车往却没有一个人把眼神分给她半点。朱海云脸上露出苦笑,没有了城主的头衔,她其实什么也不是。哪怕朱海云心里再怎么痛彻心扉该面对的事实还是要打起精神来面对接下来的日子,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生活还得继续。回到湖州市,再看到秦书凯的那一刻,朱海云觉的自己一颗心搅碎般疼,她暗暗在心里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跟秦书凯过不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