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79章 劫持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刚才秦书凯和丁代城主两人之间的对话让他想起自己在牛书计面前受到的委屈,那种感觉跟身边丁代城主现在的感受应该差不多。

  官大一级压死人。

  就因为他秦书凯是市为书计,说话做事处处压城主一头。

  方省城主心里其实知道秦书凯的说法是正确的,省为主要领导出行有相应的安全警备级别让周围的老百姓跟自己保持五米距离很正常,但他就是听不得秦书凯以市为书计的身份跟丁代城主说话时明显压他一头的那种感觉。

  于是他转脸对秦书凯说:“秦书计,别说我一个省城主,就算是国家领导人下来调研的时候也会经常跟老百姓近距离交流吧?”

  秦书凯语噎。

  方省城主话里话外分明是偏袒丁代城主?要是连这点弦外之音都听不出来那他这个市为书计真是白当了。

  领导已经发话了,秦书凯还能怎样?

  哪怕心里有再大的委屈他也只能嚼嚼咽下去,于是对手下人换了指示,“有老百姓想跟方省城主近距离交流的时候不必拦着他们。”

  秦书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颗心是拎在手里的,毕竟他心里非常清楚湖州市最近的治安状况真的很差。

  前一段时间,在丁代城主的“英明”指导下,湖州市的治安状况一夜回到解放前。

  之前湖州市嘿道有蒋耀东坐镇底下人总归心有忌讳,现在嘿老大蒋耀东死了,底下几股嘿势力纷纷蠢蠢欲动想要争夺湖州市嘿老大的地位。

  秦书凯这两天正准备着手处理扫黄大黑的问题,没想到丁代城主突然把方省城主这尊大神请来,他也只好先放下手头的工作陪着。

  怕事有事。

  一行人陪同方省城主在堤坝上正走着,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一名年轻女子手持匕首抵在了方省城主的脖颈上。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

  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连站在方省城主左右两边的秦书凯和丁代城主都没反应过来更别提距离方省城主更远的捕快们。

  秦书凯一眼认出这名年轻女子是蒋耀东的女儿,连忙冲她呵斥,“你想干什么?快把刀放下!”

  蒋耀东女儿冲秦书凯狠狠瞪一眼,一只手用力握着匕首,另一只手控制住方省城主吓的浑身发抖的身体提出要求:“我老爸死的不明不白,请方省城主必须给个交代!”

  周围的人这才恍然大悟,敢情蒋耀东女儿替父鸣冤来了?

  这让周围人心里几乎都冒出同样的想法,“蒋耀东那厮在湖州市横行霸道那么多年,手上的人命案子多不胜数,他那种人渣自杀死了都算是一种幸运,他女儿还有脸替他喊冤?”

  事发突然,但秦书凯很快回过神来。

  他立刻用眼神冲站在不远处的市捕快局图副局长使了个眼色,图副局长会意转身一路小跑离开。

  站在方省城主另一边的丁代城主从未见过这样的阵势,他吓的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若不是身后有秘书和一圈人围着他差点掉头就跑。

  蒋耀东女儿见方省城主被自己控制吓的脸色发白嘴唇直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里露出轻蔑神情。

  道上混过的姑娘比男人更拿得起放得下。

  她心里清楚今天是一次绝好替父亲翻案的机会,在她简单粗暴的思维里,只要手里控制的大官发句话,底下那帮人敢不听从?

  她手里的匕首和控制住的大官就是她最好的护身符,因此她对周围的人说话声音也带着前所未有的嚣张。

  “我要你们在十分钟内给我准备一辆车,我要带这位省城主大人跟我一块走,等我父亲的冤案澄清了,我自然会放她回来。”

  想的倒很美。

  蒋耀东女儿半点没察觉,在距离她不足一百米的地方,已经有好几位狙击手爬到树上制高点把枪口对准了她的脑袋。

  秦书凯本心并不想要蒋耀东女儿这条命,上次的扫黄大黑行动中蒋耀东和他儿子都一命呜呼,若是蒋耀东女儿今天也死了,蒋家算是绝户了。

  他站在距离蒋耀东女儿和她劫持的方省城主两米远的地方劝道,“姑娘,只要你现在放下匕首放开人质向捕快机关自首,我保证你性命无忧,毕竟你父亲的事情和你无关。”

  蒋耀东女儿却不领情。

  她冲秦书凯破口大骂,“你们这帮言而无信的狗官以为我会相信你们说的鬼话吗?今天要么我拉着这位方省城主一块死,要么你们必须答应帮我爸洗清罪名,只能二选择一。”

  那就是没得选了。

  眼看蒋耀东女儿手里的匕首已经刺破了方省城主的喉咙,一颗颗血珠从方省城主脖颈里流出来,秦书凯无可奈何做了个手势。

  一旁的图副局长收到信号立马给狙击手发出指令,下一秒——啪的一声枪响过后,刚才还张牙舞爪的蒋耀东女儿身体一晃整个人摔倒在地。

  秦书凯眼疾手快冲上前一把扶住方省城主因为受惊吓过度摇摇欲坠的身体,问他,“您没事吧?”

  能没事吗?

  方省城主这才发现,自己吓的裤子都尿湿了。

  突然发生的恶性挟持案件让方省城主早就没了继续调研的心思,他连看都没多看丁代城主一眼,当天便在秦书凯的安排下急急忙忙回了省城。

  丁代城主原本想请方省城主来替自己撑腰,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没撑腰成功反而被秦书凯借此由头在当晚的市为常委会上骂了个狗血喷头。

  “这就是你丁代城主扫黄大黑的成果?这就是你汇报材料中所谓的社会稳定治安良好?既然社会稳定治安良好为什么会发生青天白日之下有人劫持省里领导的事?”

  “自从你丁代城主接手湖州市的扫黄大黑工作你究竟做了哪些实实在在的工作?如果你当真做了工作,为什么湖州市的治安状况会那么差?”

  “丁代城主之前因为扫黄大黑工作力度不够背了处分还不够是吗?你是非得逼着省为省政府的领导再给你一个处分才肯认清自己的错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