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80章 老领导发话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今天是方省城主被劫持,那么明天呢?是不是就会有人拿着武器跑到市为大院来挟持我这个市为书计?如果咱们湖州市的治安差到这种地步,普通市民的日子还怎么过?他们还能安安心心工作生活吗?”

  “丁代城主,我不管你心里对我有多大的意见,请你有点最基本的职业底线行不行?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作为湖州市的代城主,保护好湖州市全体百姓的安全是你最基本的责任!”

  ……

  秦书凯教训起来没完没了,像是要把丁代城主来到湖州市上任后心里憋的那股子恶气全都发泄出来。

  丁代城主虽然被他指着鼻子骂个不停却又不敢替自己辩驳半句,心里明知道秦书凯借题发挥故意当着众常委面借题发挥侮辱自己却不敢多说一个字。

  谁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撺掇方省城主“亲近群众”差点害了方省城主性命呢?这么大的过失要是被秦书凯骂一顿能了结就好了。

  当晚市为常委会结束后,秦书凯趁热打铁亲自向省为牛书计汇报了此事,并第一次郑重向省为领导提出,“请省为省城府领导慎重考虑湖州市代城主的人选,湖州市上千名干部都认为丁代城主不适合代理城主的领导岗位。”

  秦书凯的建议很快被牛书计拿到了省为常委会上讨论,这一次连方省城主都没替他说半句话,丁代市很快长顺理成章被免职。

  不出秦书凯所料,丁代城主成了湖州市历史上最短命的代理城主,上任不到三个月就被免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丁代城主被免职的当晚,秦书凯接到久未见面的王静瑶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王静瑶带着愤怒的质问声传出来:“秦书凯,你就那么恨我父亲吗?非要把他留在江南省的直系老下属全都赶尽杀绝?”

  这句话让秦书凯愣是沉默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他以前跟王静瑶在一起的时候觉的女人很了解自己,但他没想到仅仅几个月没见她会为了一个外人对自己的误解那么深。

  他对王静瑶解释,“王总你误会了,丁主任到湖州市虽然只有不到三个月,但他干的那些事真的一言难尽。”

  “不管他干了什么让你为难的事,他毕竟是我父亲老下属,丁主任在我老爸身边工作了近二十年,他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不清楚吗?”

  秦书凯无话可说。

  他没想到王静瑶现在变的那么不讲理,都不等自己把话说完就“噼里啪啦”先入为主认定了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不管丁主任犯了什么错你都不应该对他下这样的狠手?”王静瑶指责道。

  秦书凯也来了脾气,反问道,“你知不知道丁主任到湖州市上任后心思根本没放在工作上,他处处跟我作对,他根本就不是来工作的,摆明了来搞破坏。”

  “那也是被你逼的,丁主任脾气那么好的人,你要是没惹毛他,他怎么可能处处跟你作对?”

  秦书凯:“…..”

  “怎么?无话可说了?你刚才不是还强词夺理解释吗?”

  秦书凯深呼吸一口气:“王总,你不能因为丁主任是你父亲的老下属就不分青红皂白包庇他,他在湖州市几个月干了什么事你可以自己去打听,我秦书凯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我要是真做错了我一定改。”

  “得了吧,你现在可是堂堂湖州市为书计,高高在上的一方诸侯,你能有什么错?就算你有错那也是别人错。”

  这话就不讲理了,秦书凯听的心里膈应。

  “秦书计,我知道你心里对我老爸有意见,你要是有什么火尽管冲我们父女来,成天捡软柿子捏算什么本事?”

  秦书凯沉默了好一会,收拾好情绪对电话那头的王静瑶冷冷道:“在王总心里,我就那么一个是非不分小肚鸡肠的人?”

  “难道不是吗?”

  这一句反问彻底断了秦书凯心里要跟王静瑶解释的念头。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王静瑶心里早已把他定位成人品不堪的报复者,再说的解释还有什么意义?

  “王总要是没事的话我挂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秦书凯斩钉截铁挂断电话,他觉的很累,心里很累,这样的王静瑶是他从未见过的。

  王静瑶显然没想到秦书凯竟然会挂断电话,过后又打了两次过来见秦书凯没接也就没再打。

  但是两个人心里都清楚,这一通电话让两人曾经共同拥有过的美好记忆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官场向来是铁打的职位流水的官员。

  丁代城主被免职后,空缺出来的湖州城主职位瞬间被多少人眼睛盯上,这天晚上,秦书凯刚下班回到宿舍接到老领导常崇德打来电话。

  两人简单寒暄几句后,常崇德问他,“你现在心里有没有湖州城主的推荐人选?”

  秦书凯实话实说,“暂时还没有。”

  常崇德说:“我倒是很想给你推荐一个人,不知道你是不是满意?”

  秦书凯问:“不知道是哪位领导入得了常老的眼?”

  常崇德笑:“这人你也认识,就是你们湖州市常务副城主胡三强,这人重情重义你要是方便就拉他一把。”

  秦书凯明白,常崇德把话说到这种地步摆明了相当看中胡三强。

  他自然不会落了常崇德面子,忙应承道,“常老推荐的人自然是最好的。”

  常崇德虽然人不在江南省,但他对江南省的政治啊局面显然很熟悉,在电话里对秦书凯笑道,“我听说江南省的方省城主最近一直盯着你呢,你推荐的干部要是落到他手里恐怕是过不了关哪。”

  秦书凯知道常崇德在担心什么,笃定口气对他说,“常老请放心,哪怕阻力再大,既然您开了口,胡三强的事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常崇德了解秦书凯向来一言九鼎,既然他态度积极满口应承便放心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后,秦书凯陷入沉思。

  刚才常崇德在电话里说的一句话让他心里颇不宁静,他说,“我听说江南省的方省城主最近一直盯着你呢。”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连远在京都的常崇德都听说了方省城主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事,恐怕整个江南省几位主要领导都是心知肚明。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